爱慕虚荣心冷空,浮华霓虹终谢幕。

图片 1

散吧散吧

散拍两分归零数,花落美去香亦走。

  散薪带着散然爬上台阶,沿着一条笔直的大道从马棚中间走过,可想而知这马棚有多大!散薪按耐不住自己心中想对自己多年不见的大师兄侃侃而谈的心情,再一次唠叨到“大师兄!你看我们现在的鬼灵观是不是很宏伟啊?你早就应该回来和我们一起享受这生活了!”此时的散然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些,他心里现在最着急的就是如何寻找适合这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林子游)吃的东西,所以不管散薪怎么在他旁边吹的天花乱坠,他都听不进去!“大师兄这条路穿过马棚后,前面就是练功房了!大师兄!大师兄……”散薪又再次对散然介绍了起来,但见散然一直没理他,他就有些纳闷了。于是散薪就轻轻的推了散然一把“大师兄,你在想什么呢?半天不理我!”这时散然才醒悟过来!“哦!没什么!我们道观有奶水吗?给林子游这小家伙找点可以吃的奶水去!”散薪顿时一脸的尴尬,原来自己的大师兄一路都没有把自己当回事!不过一听到散然说奶水,散薪又激动了起来“奶水啊!你是不知道啊!大师兄,我们道观后花园里有个牛棚,那牛棚里啊!有五头大奶牛,整个道观平时只有我们师徒四个可以享用哦!”“后花园在哪里?快带我去!”散然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的对散薪说。

散吧散吧

独守残叶随枝过,不离不弃伴枯根。

  

散吧散吧

故往红尘散烟云,飘渺高醉梦昨日。

散吧散吧,故往世间散烟云。  “大师兄!你难道不先去面见师傅吗?不过后花园就在你的殿堂后面,你先回自己的屋内把你这身破旧的着装换了!再把你捡来的小家伙安顿好再去面见师傅也不迟!”散薪思索了一会儿对散然说到。散然已经等不及了带着命令的口气“你这嘴啊!别啰嗦了快带我去!”散薪对散然的指示不敢不服从,便带着散然一路小跑从练功房、厨房、薪殿、照殿、泰斗殿、糠殿、散殿旁边跑过!果不其然当他们来到后花园时一眼望去穿过三个小亭子、大大小小的柳树和一个鱼塘之后便有一个若隐若现的棚子,还不断时的可以听见牛叫!

散吧散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散吧散吧

  散然听见牛叫那一刻,满脑子也许只剩下牛奶了!他把身上背着的剑丢给了散薪抱着林子游脚一蹬地腾空而起,就像飞燕点水般踏过柳树和鱼塘水面,最后落在牛棚前!当散然要进牛棚时便看到了旁边石凳子上有一个碗,便顺手拿了起来!这时散薪也跟了上来,气喘息息的说“大师兄!你……”还没等散然说完散然就把散薪的话严厉的截住了“别啰嗦了,抱着这小家伙,我进去挤奶!”于是散然就拿着碗进入了牛棚,给奶牛挤起了奶!刚开始被挤奶的奶牛还没什么躁动不安,平静的吃着草,可当散然把奶挤满碗递给散薪后,悲剧发生了!

散吧散吧

  

人们最终乐于接受

  被散然挤奶的奶牛瞬间像被马蜂扎了一样!一下子疯了似的一个劲的乱跳!此时没有防备的散然被奶牛的后蹄一脚猛踢,踢了飞出了牛棚飞进了鱼塘!看到这一幕的散薪当场就傻眼了,缓了一会儿!别憋不住的大声笑了出来。还没等散薪笑够,散然别从鱼塘里一跃而上,跳到了散薪旁边“小崽子!别笑了,快给小家伙喂奶!”散然这时冷得身子一直不停的抖动,还好是刚入冬天,虽然之前下了几场大雪,但也不算太冷!

这个下场

  

  听到散然的呵斥之后的散薪就硬生生的把自己的笑声憋回了肚子里,便对散然说“大师兄!你赶快回你屋里换衣服吧!前面的殿堂就是你的然殿,我抱着这小家伙随后就来!”散然便几个跳跃就飞到了自己的殿堂门前!门没锁!他推开了门走了进去,他那时也无心思顾及殿内的场景和摆设,埋着头寻找自己的屋子和衣服!待散然穿好新的道袍出来后!便放眼看了一下自己的殿堂,心中暗喜啊!“哇!也不比县太姥爷家的大堂差啊!里面的摆设也太牛了!应有尽有啊……”这时散薪自己抱着林子游坐在殿堂椅子上了。散然一看到散薪就问“这小家伙喝牛奶没?”“喝了
一口气就把你挤的牛奶全部喝完了”散薪回道

  

  “大师兄!大师兄!”突然殿外出来了一个雄厚的声音!原来是散照和散糠听说散然回来了,便纷纷的少来拜访散然!散然一听声音就晓得是自己的二师弟和三师弟来了,便急促的走出去迎接。“呦!大师兄回来也不通知我们一下,害我们找你找的好苦!”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对散然抱怨到。这个魁梧的大汉就是散糠,长得有点呆木。“就是啊!大师兄你这就可不够意思了哦!”开始在殿外的雄厚的声音又出现了,说话人就是散照,散照虽然长得也是玉树临风的,但他那雄厚的声音与其的的样子甚是不搭啊!散然听到二位师弟调侃之话后,就连忙苦笑的说“二位师弟快些进来!”

  

  散糠和散照随散然一进入殿堂大厅就看见散薪手里抱着个旧布包裹着的婴儿坐在椅子上!散照便一脸惊奇的对散薪说“小师弟,哪里来的孩子?!”散薪急忙的说“三师兄别误会,这是大师兄在路上捡回来的,名字叫林子游!”散照便不解的对散然说“这小家伙怪可怜的,裹着些破烂的布,要不我把我女儿若瑞的小衣服先拿几件给他先穿着!”散然听了这话还没仔细问散照何时成的婚和有的女儿便叫散照“散照你现在赶紧去取吧!真是解决了我一大麻烦啊!”散照应声便拔腿往着自己的照殿跑去!“大师兄!看把你急的,这小家伙像你儿子一样!不过别说这小家伙生得蛮俊俏的!”散糠一边摸着林子游的小脸蛋一边说到。“就是啊!二师兄,刚刚大师兄还为了这小家伙挤牛奶被奶牛给踢进鱼塘呢!哈哈……”散薪接着说到!

  

  “大师兄,散薪没告诉你那奶牛只让我去挤奶吗?因为这五头奶牛平时都是我在照料,我去挤奶奶牛才不会暴躁,其他是碰不得它们的!”散糠好奇的问散然!还没等散然接散糠的话。散薪就心急的插进话“我当时要告诉大师兄的,可大师兄严肃的叫我别啰嗦,我就没敢出气了!”说完话的散薪委屈的看着散然!散然大笑了几声“散薪没事,不过十年不见你还是废话不断啊!”

  

  “大师兄!我来喽!”散照抱着一大堆小花棉袄跑了进来!此时无话可说的散薪抱着林子游跑到散照旁边“三师兄,赶快给他换上吧!”散糠看了一眼散照抱着的小花棉袄转过头对散然笑着说“大师兄,还去面见师傅他老人家了吧!”散然没出声,轻轻的点了个头便应了散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