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潮湿的小站在一个陈旧的渡口我为你挥手

图片 1

大年初一坐着地铁去看海。上次去看海还是12月初,月光下的seaburn安谧恬静,像奏进心里的钢琴曲。而Tynemouth却是另一种壮阔,随着天气的变化而风情万千。

你说你要走你要走了去寻找飞翔的海鸥

图:《哈尔的移动城堡》

图片 2

大海的波涛自由推崇着鲸鱼的源头一只幼小的河蚌心突发了异想跟着你的船漂流它想看清海的模样

海鸥

深蓝的海背上你笑了你看到了海鸥低低的飞过掠过你的眉梢掠过你的心头

克丽丝汀只穿着袜子,双手拈住鞋子,在黑暗中摸索着蹑手蹑脚挪开木门,却被门外的寒气惊得一阵瑟缩。

从远处的山上可以远眺海滩。雨后天阴沉沉,裸露的礁石和岸边残破的城堡教堂遗址映衬,有种王朝末路的荒凉感。浪涛拍击峭壁卷起雪白的浪花,让我想起苏子的念奴娇。

而那幼小可怜的河蚌在你的船头被海鸥衔起它还没有看清大海的模样它知道这一次会是生命的尽头它流下最后一滴泪水在你的船头在海的尽头我还在向你挥手告别……

她猛地灌了一口冷风,套上鞋子,回望了一眼寂静的木屋和仍然沉浸在睡梦里的父母,遮下帽沿朝大海一阵狂奔。

图片 3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远处海天相接,望不到的边际和昏沉笼罩,平静无风。

峭壁尽头就是大海,薄薄的雾气模糊了蓝色的海平线,就像走到世界尽头。荒芜到只有礁石野草,还有鼓鼓的海风,把世界吹的空荡荡的。

她解开缠在岸边的绳索,猛地将船一推,借力跳上了船,拼命地滑着船桨驶向无尽的大海边沿。

图片 4

黑暗吻过她的脸颊,水珠轻抚她的发梢,只有天上的星星和水里的月亮目睹了一个少女的逃离。

在世界尽头

克丽丝汀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达到海的尽头,只要能得到人鱼公主的吻就可以拥有幸福。她已经厌倦了小渔村嗡嗡而响的纺织声和泛着浓浓海腥味的胡茬大汉,那样乏味的生活和一眼忘得到头的结局令她失望。这一刻,克丽丝汀是如此的坚定

下午太阳出来时,阳光透过濛濛的海雾,给海景加了一道温暖清新的滤镜,画面温柔治愈得像垦丁的海边,应该穿着棉布裙带着草帽沿海骑脚踏车。下次要带一个玻璃瓶,带一把英格兰的沙回去。

图片 5

她不知道在大海上漂泊了多久,划桨的手臂酸软,日出日落也不能使她分辨时间的脚步,囤积的粮食变得越来越少,而大海仍然一眼望不到头。

傍晚时分,天空晕染着淡淡的紫色,像油画里涂抹的森林里的紫色薄雾,大海也泛起深蓝。白色灯塔在栈桥尽头,像盖茨比永远触摸不到的那盏绿灯。

她手捂着脸哭了,眼泪透过指缝渗下来,把紫罗兰色的花边小褶裙都打湿了。

图片 6

水面突然一阵轻轻的颤动,一头淡蓝的小海豚探出头来,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宝物。可小海豚不敢惊扰她,只能围着小船四周逡巡着,急得团团乱转。

灯塔

克丽丝汀也发现了它,她带着惊讶睁着眼,哭泣声渐渐停止,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对视。

俯视的角度让大海更壮阔,海浪把心也荡涤成蓝色。放空到觉得除了生死都是小事。做了很多喜欢的事情,坐在海边吃烤肉和热巧克力,窗边的暖气烤的身上暖洋洋。在海边捡了属于它的小石头。坐在海边看海发呆。

小海豚问:“你是大海的女儿吗?”

图片 7

克丽丝汀张大了嘴,她可从来没见过会说话的海豚。她整理了自己的裙摆,擦干眼泪,“我是庞古诺家的女儿,你什么要这样问呢?”

窗外的海

“因为你的眼泪就像大海的颜色一样美,眼睛像星星一样闪亮,嘴唇的颜色比珊瑚还要美丽!”小海豚发出惊呼。

风和海浪能将壮丽的教堂和城堡侵蚀为断壁残垣,也能将所有故事雕刻成时光的模样。向着海去,一切都是可能。

克丽丝汀被他哄得笑了,趴在船头和他大眼瞪小眼,“你见过海的女儿吗?”

图片 8

小海豚眨眨大眼,靛蓝的尾巴摆动,“噢!人鱼公主吗?那太远了,在海的尽头呢!”

海鸥

克丽丝汀把手深进海水中,波动起小水花,“嗯!我要去找她。”

再等一个风和日丽的时候,坐着地铁去看海。

“为什么呢?”

“只要我能得到她的吻,我就可以得到幸福啊!我可不想一辈子呆在小渔村。”克丽丝汀站起来,摆动她的小裙摆,丝绒光泛着特有的神秘和活泼。可是小船一阵晃动,她不得不赶紧坐下。

小海豚看呆了,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慢慢沉入海底,吐出一阵阵的小泡泡。

过了不久,他轻轻探出头来,“你知道路吗?”

“不知道”

“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克丽丝汀觉得小海豚太懂她了,正好旅途无聊,两个人结伴刚好可以一起解闷。

小海豚给她带来鱼干,偶尔也会路过商船逗商人抛下些粮食,等大风大浪来临的时候,克丽丝汀紧紧地抱着小海豚沉入海底躲避,旅途忽然变得轻松很多,虽然大海还是没有尽头。

可克丽丝汀很快就厌倦了,因为小海豚总是会出去找粮食,或者默默在船头引路,她只能看着小海豚游来游去的背影,无聊至极。

小海豚看克丽丝汀整天闷闷不乐,他问道,“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不开心呢?”

克丽丝汀抱怨,“如果有一个幽默风趣的人,那么就不会这么无趣了!”

小海豚猛地扎进海中,一阵水波抖动皱起一片散开的涟漪。

傍晚时分,晚霞鲜红好似罂粟花的绚烂,灼烧着额头,克丽丝眺望着远处飞来的一个小白点。

小海豚风尘仆仆地从海面冲出来,欢欣雀跃地冲克丽丝汀介绍。“嘿!这是我的好朋友!他可是个十足的绅士。”

克丽丝汀看向船尾,赫然立着一只海鸥,别着条纹相间的蝴蝶结显得昂扬神气,他彬彬有礼地深鞠一躬。

“美丽的克丽丝汀小姐,我本应感到高兴,可我现在却如此难过。”

“为什么?”

“这么优雅美丽的女士,我竟然现在才遇到。我错过了什么!”海鸥先生轻轻吻上克丽丝汀的手,克丽丝汀屈膝,轻柔大方。

小海豚看着他们俩嘻笑的模样,有些失落,觉得已经不需要他来相互介绍了,于是他游到船头,分辨着方向,心里盘算着路程的远近。

海鸥先生讲起情话一套接一套,每天的称呼也是变换花样,今天喊“小星星”,明天称呼她是“草莓姑娘”,偶尔是“我的缪斯”。他从遥远的地方飞过来,为克丽丝汀衔来一枝带着露水的玫瑰,或者一丛怒放的小雏菊。

克丽丝汀觉得自己好像泡在蜜罐里,每天甜得发昏,可每天游来游去的小海豚却提醒着她旅行的目的。

这样甜蜜的故事不久便产生了裂痕,海鸥先生开始昼出夜归,身上沾染着其他女孩子的香味。直到有一天海鸥先生不辞而别,克丽丝汀才明白,原来海鸥先生的天空从来都不会困宥在一艘小小的船上。

可是克丽丝汀却从来没有想过,小海豚拥的原本是比天空还要深邃的大海。

小海豚心里愧疚极了,他又开始给克丽丝汀找另一位玩伴,克丽丝汀告诉他:“我可不想找一个花心大萝卜了,我需要博学可靠的朋友。”

小海豚游了好久,从一座孤岛上带回了棕熊先生,他架着一副眼睛,看起来很沉默。

克丽丝汀首先跟他打招呼,“嗨!你好!我是克丽丝汀!”

棕熊先生推推眼睛,淡漠地说道,“你的手起了皱纹,看样子是缺乏水分。”

水面一阵喧哗,小海豚从海底冲起来,摆动尾巴,冲克丽丝汀兴奋大叫,“我在孤岛上给你找到了水果,可是我爬不上岸,这是棕熊先生给你摘的。”

小海豚的鼻尖挂着一挂香蕉,看起来十分滑稽。克丽丝汀拍起手来,她看起来很喜欢水果的清香。

棕熊先生坐在船的另一侧,“事实上,摘水果并不难,只用搭一把梯子就好了。麻烦的是,你要考虑到许多因素,梯子的材质,承重量,高度等等。”

克丽丝汀有些吃惊,她觉得棕熊先生是她见过最博学的熊。

夜晚的时候,她俩坐在船上,水面清荡无波。

克丽丝汀想和棕熊先生聊聊自己的家庭,“我在小渔村的时候,晚饭后总喜欢和父母一起走在海滩上,吹着海风,舒服极了。”

棕熊先生皱眉,“噢!你说的可不对,在夜晚的时候,风从陆地吹向海洋,怎么可能吹着海风。”

克丽丝汀换了个话题,“听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你觉得呢?”

棕熊先生依旧耐心地纠正,“噢!这可不对,人死后会变成一堆骨灰。骨灰可以变成肥料,可以撒进大海,就是不能变成天上的星星。”

克丽丝汀被棕熊先生气得哭了,趴在船头低声啜泣。棕熊先生觉得自己没有错误,他坚信会有人爱上科学。

他劝诫着:“你得现实些!”

小海豚听到克丽丝汀的哭声,一时怒火将棕熊先生撞下了船,水面惊起浪花的喧哗,于是小海豚拖着昏迷的棕熊先生回到了他的孤岛。

他将棕熊先生的眼镜架搁在他的手边,然后深深凝视了一眼,跃入水中离去。

大海溟浪翻涌,小海豚有些疲倦,可他依旧和大海抗争着。

克丽丝汀静静望着大海,“小海豚,你说我能得到人鱼公主的吻吗?”

“当然可以!”小海豚发出鸣叫。

“我想,我可能需要有人懂我。”

小海豚心里琢磨:什么是一个懂她的人?

他灵光乍现,游向远方。

这次小海豚带回来一个人,他是诗人,搭乘着附近的商船,被小海豚吸引。

他的头发有些长,乱糟糟的,但目光炯炯有神,灰白的格子花纹围巾挂在脖子上,流露出独特的忧郁,携带着一本书,记载着克丽丝汀看不懂的文字。

克丽丝汀有些害羞,这是她第一次遇到除了渔村以外的其他男子,她一下子就被这种神秘吸引了。

诗人望着克丽丝汀,眼里流出的沉静像一汪溪流。可她忽视了,有一头生活在比溪流还要深邃的大海里的海豚。

克丽丝汀和诗人并坐在船头,一起分享水果,诗人可以做出不同的花样拼盘;诗人还会吟诗,用久远失传的曲调;诗人可以倾听克丽丝汀的小秘密,替她出主意。

小海豚看着他们,羡慕极了,他有点懊悔,可是看着克丽丝汀那么快乐,他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可是诗人有一个怪习惯,在日暮黄昏时,他会一个人静静坐在船尾,看夕阳落下,写着日记,一言不发。

克丽丝汀和他说话,他也不愿意搭理。

克丽丝汀生气了,她气愤地质问诗人,“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人独处?难道和我在一起不快乐吗?”

诗人说了一段这样的话,直接判处了这段爱情的死刑:

克丽丝汀,不是这样的。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事实上,我大多数时间都很快乐。

“我一直不懂,我有一起喝酒的朋友,每个礼拜都会去教堂做望弥散,父母也一直对我很好,遇到陌生人能友好交谈,我也会饲养花花草草来装点阳台,偶尔还会看看书写写诗,可我还是会感到孤独。”

“我渐渐发现所有人都只是了解我生活中的某个侧面,他们并没有完全参与我的生活。原来我孤独,是因为活得太丰富。”

“克丽丝汀,你应该明白,其实人都会孤独。”

夜幕降临,趁诗人睡着的时候,克丽丝汀偷偷告诉小海豚,“将诗人送回商船吧!”

等小海豚带走诗人后,克丽丝汀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木船上。她突然有点想家,她的父母会不会焦急地寻找她?
她的花边小裙子不知道补好了没有?

她不想去大海的尽头了,她觉得自己也许永远得不到幸福,因为她是人,人是注定要孤独的。

克丽丝汀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小海豚,小海豚愣住了,良久才闷闷地开口,“你不想去大海的尽头吗?”

“不想去了!我想回家……”

小海豚望着克丽丝汀愁苦的样子,“好的,你爬上我的背,我带你回去。”

克丽丝汀趴在小海豚的背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海浪拍在她的脸上,流浪的孩子想要回家。

日升日落,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海岸,克丽丝汀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梦中还有小海豚低声的呢喃。

克丽丝汀望着越来越熟悉的海湾,附在小海豚身边低语,“小海豚,你游得这么快!能替我去大海的尽头带回人鱼公主的吻吗?”

小海豚想了一会儿,“你想要吗?”

“嗯!做梦都想要!”

“好!那你等我!”

到了浅滩,水太浅,小海豚游不过去了,只能目送克丽丝汀跑远,紫罗兰色的裙子有些褪色,可是少女的脸庞依旧明亮。

“小海豚!谢谢你!再见!”克丽丝汀站在岸上大声叫喊,冲小海豚挥着手。

小海豚没有手,只能从水面上跃起,掀起一阵一阵的浪花,向少女告别。一圈圈的涟漪诉说着别离,海豚心想:我要是有手就好了。

少女回家之后就忘了这件事,她实在太疲惫了!她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仿佛一梦醒来又回到了逃跑的前夜。她的父母为找到她哭红了眼,看到克丽丝汀回来都高兴得不得了。

克丽丝汀结了婚,有了孩子,女儿带着孙子一起住进城里,只留克丽丝汀一个人在小渔村。

涨潮的时候,她坐在门口看浪花在门前拍打,退潮的时候,她搬着椅子坐在浅滩上,看天边海鸥飞翔。她已经足够老了,不知道假牙放在哪里,不知道钥匙落在何处,她老得足够忘记曾经的勇气和一切。

她曾经想摆脱做生活的附庸,可海鸥先生让她明白,背叛和离别是常态;棕熊也劝告她,做人现实点没什么不好;最令人悲伤的是诗人,明明教会了她爱,可却让她牢记:就算彼此相爱,可孤单却是一种本能。可她忘了,有一个流浪在心中的海豚,等着她。

克丽丝汀的梦里残余些许影像,没想到时光教会她的第一课,竟然是失去勇气和爱的能力。

图片 9

图:《哈尔的移动城堡》

晴天,克丽丝汀照例晒着太阳,从天边飞来一个白点。

是当年的海鸥先生,他也老了,眉毛都是白的。

“您好,请问你还记得一只海豚吗?”

克丽丝汀想了很久,不记得海豚是谁,但她不好意思直说,只能静静地望着海鸥先生。

我是海豚的好朋友,是他让我来见您。他越过大海的尽头,与风浪搏击,找到了人鱼公主,可是他没有得到人鱼公主的吻。

海豚原本打算亲自告诉您这个消息,可他太老了,回来的路上就已经累死了,他埋葬在大海的深处。他委托我一定要告诉您这个消息,他很抱歉没有让您感到快乐。

克丽丝汀反问:“为什么他没有得到人鱼公主的吻呢?”

因为人鱼公主说,他失去了自己的心,他把自己的心弄丢了。

克丽丝汀礼貌地笑:“噢!那真是太遗憾了!”

她的语气仿佛在听一个荒诞离奇的故事一般。

海鸥先生有些惊讶,“看来您并不记得,或许是我找错了人,打扰您了!”

克丽丝汀真诚地祝福:“没事,祝您早日找到,完成朋友的嘱托。”

“好的!谢谢!”

海鸥先生转身离开飞向天际,划出一道银白的弧线,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了,他想。不过海鸥还是奔向下一个港口,直至消失不见……

大海深处有一只陨落的海豚,寂静地沉睡在沧溟底,会鸣叫,会与风浪搏击,也有勇气去爱一个人,他是真的想陪少女去大海的尽头,他是真的想过要让一个人快乐。可唯独,他把心弄丢了……

小岛上常常有一只白色长胡须的海鸥飞来,好多年都这样,重复了无数次,逢人便问,“嘿!你还记得一只海豚吗?”

可不知为什么,今年的海鸥却再也没有来过了。

图片 10

图:《大鱼海棠》

谨以此文献给《大鱼海棠》,没有用中国风做背景的原因是文笔拙劣,珠玉在前不敢造次。仅截取一段台词作为结尾。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
你接受的是一个天神的爱 ,
他背叛所有的神灵去爱你 ,
为你忍受一切痛苦 ,
以此带给你快乐。

相关文章